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主角叫红笺、舞妃、烟屏、淳翌、秋樨的是哪本长篇作品? 月小似眉弯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

时间:2020-03-04 01:01 /科幻 / 编辑:襄铃
主角叫红笺,舞妃,烟屏,淳翌,秋樨的小说叫月小似眉弯,是作者白落梅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抬眉看着他:“皇
《月小似眉弯》第41部分

我抬眉看着他:“皇,臣妾有一事相。”

“你只管说来,朕都依。”清风拂过,有落花纷洒,他悄悄为我取下发的花瓣。

“臣妾想离开这里,离开紫金城。”我看着他,语气坚定。

他凝神,沉默片刻,低声问:“永远?永远离开么?”

那眼神,竟可以令人心,我叹息:“永远,臣妾可以永远离开么?皇许臣妾离开么?”

“如果你真的想离开,想永远离开,朕许你。”他看着片片落,神落寞。

“好,我决定了,我要离开。”我脱口而出,居然在他面称‘我’。

“湄儿,朕可以让你不再受伤害,你想要如何,朕都可以依你。”他眉结锁,语气近乎哀

“我知你都会依我,只是我不能接受你的纵容,我想要过平静的生活,像所有平凡人一样平静的生活。”

“我可以给你平静,在月央宫里,你可以自由地呼。”他也说急了,竟然丢掉了他高贵的称呼——朕。或许他是有意的,有意想让我们的份平等。为了我,他可以做到如此。

我值么?值得他这样么?许多人,许多事,就是如此,像毒,一旦了就会瘾,说不定我就是他聪迁的毒。他在极忍耐,我知,这偌大的皇宫,怎能允许,无由地丢失一个妃子。除非我了,若要彻底地离开,除非我了。可我还不想,尽管,我也不想活。

我沉思了许久,才淡淡说:“皇,许我离开这里吧,只是,不是永远。”

“真的么?”他欣喜地问,全然忘记他还是个皇帝,可以将天下踏在下的皇帝。

“自然是真的,臣妾怎敢欺瞒皇。”

“呵呵,朕在你面,又何曾还有皇的样子。不过,你是朕的女人,朕要彻底地征你。”他傲气地仰起头,又忘了方才的低落,真像个孩子。

我不想理睬他这个话题,因为我不想被任何人征,我若想要,自然会要。弯拾拣几枚落花,叹息:“想来翠梅庵的梅花也要开始落了,或许已经落尽。”

“翠梅庵?”

“皇不知么?金陵城外有座翠梅庵,是臣妾以常去的地方。”

“你想要告诉朕,你要去那儿?”

“是,臣妾想去那儿静住半月,不为拜佛,不为参禅,只为清心。”

“等子好些了,再回去,可以么?”

我看着地的落,叹息:“皇,我不想这么就错过了花期,那翠梅庵的几树梅花,我是极的。”

他低头沉默,片刻,方说:“让朕你去。”

“不用了,近来皇为臣妾劳累,需要好好歇息,再者翠梅庵,不适去。”

“那好,朕依你,只是何时起?”他问

“今,就今,我喜欢今。”我看着他,字字人。

悄悄叹息:“好吧,朕都依你,只是等朕命人多给你备些药材,备些补品,不养好子,朕不放心。”

我微笑:“皇,说不定臣妾在庵里茹素,子会更好,臣妾亦为在庵里为皇祈福。

他看着我,不舍:“可朕还是放不下心。”

“皇,半月,臣妾就会回来,只是半月,半月你会见到一个健康的沈眉弯。”

“只怕半月你见到朕,朕都老了。”

“呵呵,皇正值盛年,怎可说那个老字。”

他微笑:“湄儿不知么?一不见,如隔三秋,那半月不如,如隔几秋呢?再者,还有相思成疾,相思成灾,相思成……”

悄悄用手捂住他的:“湄儿不想皇这般念我,在我走,湄儿希望皇临幸其他的嫔妃,雨均沾,这样才能给宫真正的太平,给所有的人太平。”

“太平……太平……以朕一人,换宫太平,换天下太平,又有何难。”他喃喃

“皇……”我心又被他镁颜了,总是有这样不经心的言语会让我心

他将我拥在怀里,我贴他,还能听得见他的心跳。其实,这个怀很温暖,只是,我不想贪恋。太好的,我不忍要,不好的,我不屑要。

“皇,就此别吧,半个月,再相见。”

“朕给你备好车,你至翠梅庵,是否要多带几个人?”

“不,只带秋樨,还有笺和烟屏就好。”

,皇那边,朕会替你说。你走得急,就无须与人别了。”

我点头:“好,只是皇要记住臣妾的话,多去陪陪舞妃,还有其他姐。”

他不语。

命秋樨和笺去收拾行装,其实,我只想松地离开,与这皇宫相关的一切,我都不想带走。

除了秋樨,因为我不忍将她丢下,我也需要她。

淳翌,我可以将你放下,你信么?

第三十九章 更止楼台空对月

其实,这样算是一种归去么?离开皇宫,重新回到喧闹的金陵城,不知算不算一种短暂的解脱。当我脱离迷月渡算是解脱,如今做了皇妃,又要逃离,又算得是什么呢?

车轿将我带离紫金城,远离那守卫重重的地,远离那高高耸立的城墙,远离那些被繁华封存又被冷漠纠缠的女子。

风陌,杨柳拂,桃花径,见漫天素瓣,飞画入诗。地残如梦,过往的路人,岂无怜之意?记得有谁说过,只愿清樽取酒,放逐于山之间。是淳祯,他喜欢浮游山,风雅诗意。而淳翌,却更喜欢锌闹

(41 / 198)
月小似眉弯

月小似眉弯

作者:白落梅 类型:科幻 完结: 是

她曾经倒在血泊中,与夕阳同醉,与天地同眠。她沦为个歌妓,不媚不艳,却名动金陵。她摇身一变成为王侯千金,入得宫中,平步青云,却卷入更大的浪涛沉浮里。一个本性淡泊善良的歌妓,变成一位酷冷无情的嫔妃。一个宠冠后宫的昭仪,却成了没落前朝的公主。有九五之尊的英明帝王为她自盲双眼,有温润如玉的世外高人为她堕入红尘……镂金错彩、富丽堂皇的宫殿,却流淌着滚烫的鲜血,埋葬着嶙峋的骸骨。有情意,有仇怨。是人为的策划?还是宿命的安排?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